宅男影视

穿梭於「虚」与「实」之间的魔术师:吉田大八

「大家好。我是電影導演,叫我吉田大八。我很高興能參加這個放映,你們喜歡我的電影嗎?」

短短幾天來臺,他慣用同一句開場白,用國語對現場觀眾打招呼。略微生疏的用字,卻讓觀眾感受到誠意與熱情,每每回以熱烈掌聲。事實上,不僅是放映結束之後,在媒體茶敘、映後問答,當他聽完觀眾與媒體的提問1,時常好奇反問對方看法,劃開講者/聽眾;受訪者/訪問者的界線,好似兩位沒有隔閡的人,正在單純地為了交流而進行對話。

吉田大八,1963 年生,鹿兒島縣人,早稻田大學文學部演劇映像科畢業。2007 年以首部劇情長片《窩囊廢們,讓我看看悲傷的愛吧》(腑抜けども、悲しみの愛を見せろ,2007)入選「坎城影展影評人週」單元,今年(2018),他帶著第七部劇情長片《羊之木》(羊の木,2017)訪問臺灣,也讓影迷見到他的廬山真面目。

儘管臉上時常掛著一抹神秘的微笑,自帶難以接近的距離感,但這位深受影迷喜愛的日本導演,卻總在意想不到的瞬間投射熱情,正如他那些描繪人物掙扎的故事裡,總是爆發出濃烈衝擊力的情感元素。

6

※※

 

從進入電影產業之前開始談起,吉田大八自嘲,他在大學時期並非認真念書的好學生,反而著迷於與志同道合的同學一齊拍攝八釐米的實驗電影,奠定對影像的熱情,更在當時認識拍攝短片電影的同好香川まさひと,成為往後兩度合作的創作夥伴。畢業之後,他儘管有成為導演的熱情,卻有感當時是日本電影產業的嚴冬,國產片量少,找工作也不得其門而入,為了實現對影像的志趣,他前往廣告公司任職導演,也創下優異成績。

文學部的薰陶,也影響吉田大八的閱讀習慣,正式踏入電影業界的契機就是由此展開。某次廣告工作之間的休息空檔,吉田大八在閱讀文學周刊時,見到本谷有希子創作的《窩囊廢們,讓我看看悲傷的愛吧》原著小說。他回憶道,先不談故事本身有趣與否,他在看故事的當下就感受到深刻的影像感,文字與他之間產生強烈共鳴,讓他打定主意要聯絡原作者,將這個故事改寫成電影劇本。於是,他接著利用兩周的時間,成功產出他第一部劇情長片的電影劇本。緊接著,《窩囊廢們,讓我看看悲傷的愛吧》完成,電影好評一片,入選 2007 年「坎城影展影評人週」,奪得當年度電影旬報年度十大影片。吉田大八從此走入電影導演的世界,實現他對影像與拍攝電影的熱情。

 

※※

 

在《窩囊廢們,讓我看看悲傷的愛吧》之後,吉田大八一共七部劇情長片皆是改編作品,其中有小說,亦有漫畫原作。這次的最新作品《羊之木》即是改編自山上龍彥原作,五十嵐三喜夫作畫的懸疑漫畫作品。

「我認為,在原著作品改編成電影之後,電影本身就又是一個原創的存在。」吉田大八提起自己對改編作品的想法,認為主要的創作元素,著重在自己對原著作品的讀後感,因此,撰寫劇本時會依據自己的感想去準備,而不是將原作照本宣科地搬動。「只要確保核心存在即可,我不會要求自己在進行改編時不斷參考原著去確保細節一致。」在他的改編考量下,為了讓故事更精簡,《羊之木》的更生人數量被大幅刪減至六位,而主角的背景設定也幾乎全盤替換,以他自己編寫的原創情節做為故事主軸,去表現原著精神。

談起《羊之木》具體的改編過程,吉田大八自述,這是一個歷時兩年的大工程。他首先提起曾經在《結婚詐欺師》(クヒオ大佐,2009)合作撰寫劇本的香川まさひと,這次同時為他撰寫《羊之木》的改編劇本。吉田大八在大學拍攝實驗電影時認識香川まさひと,並有感他的才華洋溢,畢業之後,他以廣告導演的身分與香川まさひと提出合作邀請,之後一直以朋友的關係保持聯繫,到《結婚詐欺師》才正式合作。

在閱讀《羊之木》時,吉田大八有感於漫畫風格強烈,對於如何轉換成影像語言相當苦惱,而他馬上想到香川まさひと曾經執筆漫畫原作的創作背景,就倚重對方在漫畫與電影兩面相通的長才,著手進行改編。回憶起實際的工作過程,吉田大八提到,在《羊之木》劇本創作的兩年之間,他與香川まさひと每個月會見面二到三次,每次見面都是十小時的馬拉松式會面,將香川まさひと完成的寫作進度逐行討論,揉合兩人的意見與想法。

一年過去之後,劇本完成,但吉田大八有感於成果與創作初衷有所差異,於是撤掉整個劇本,全部重頭開始,雖然深受挫折,但兩人依然持續照原有模式工作,又過一年之後,才完成現在大家看到的完整版。過程中的艱辛自不多言,也是吉田大八在進行改編劇本時,最下苦心的一次。講到這裡,他也再次強調自己與香川まさひと之間的相互信任,才讓這個艱鉅的任務最後能有圓滿的結局。

「電影創作就像是一個回答問題的過程,出題者是這個社會,而我是以創作來進行回答的答題者。」

在改編過程中,劇本調性一再更動,最後才完成以懸疑為基底的故事。吉田大八表示,他也在創作時不斷想像觀眾會想要看到甚麼故事,而著眼於人性的黑暗面、殺人犯背後不為人知的秘密,是在他心裡頭最想探討的方向。也是在這些意念下,最後才正式定調了《羊之木》的創作方向。

「身為一個電影觀眾時,我很享受被劇情背叛的感覺。」他提到《羊之木》本身是一個探討「自身」與「他人」關係的電影,電影中的六位更生人就是對小鎮來說的「外來者」, 有些人看起來很可怕,但其實很好相處,有些人則相反,故事不斷前進,最後的答案可能會讓觀眾大吃一驚。吉田大八談起自己在故事編排上的設計,也是對「自身」與「他人」的概念進行延伸,希望能在這些角色形象反轉的情節中,表現出人與人相處的複雜性。

他進一步談到故事中神話故事的神祇,就是一個「外來者」的代表,在故事中,他以神話的方式去表現神祇與關鍵角色之間的象徵性關係,他也熱愛這種以超自然力量對故事進行表現的方式,也可以藉此表現出人類的極限所在。

然而,《羊之木》描繪相處的複雜性,可以套用的情境也比電影所呈現的範圍更加廣闊。把視角放回日本社會,吉田大八提到,日本人其實是一個不擅於與「外來者」相處的民族,近期他特別關注外來移民對日本社會造成衝擊的時事議題,而這一層關聯也正巧結合《羊之木》的故事。於是,《羊之木》其實也是他的一次嘗試,試圖去回答自己身為國民無法迴避的一道題目。

 

※※

 

「難以置信嗎?但是,電影就是這樣充滿驚奇啊。」

當年在《窩囊廢們,讓我看看悲傷的愛吧》,姊姊澄伽與一位新銳導演進行通信,獲得前往東京共同拍攝電影的邀請。吉田大八彼時藉電影中虛構的導演,向觀眾開了這個有些惡毒的後設玩笑。在收到信的當下,澄伽還不會知道故事的結局將如何發展,觀眾亦然。

於是,劇中角色即將感受到的「驚奇」,其實也就是觀眾即將要在電影尾段感受到的驚奇──聽吉田大八的故事,觀眾的視角就在他佈下的疑陣中被蒙蔽限縮,撤除全知視角,站在更為貼近角色的處境。無論主角個性是張狂、是溫吞,他們都陷入複雜的謊言與糾纏難清的人際網路。而在吉田大八的構思中,故事的情境與戲劇衝突,逐漸實現角色心中的徬徨,引導往下一個未知世界。

在講堂、映後座談的趕場途中,吉田大八於空檔時間,從影廳後方悄悄地觀察影迷們觀賞《結婚詐欺師》的反應。他自述,《結婚詐欺師》一直是自己私心相當偏好的作品,而能在這裡看到有這麼多觀眾一同欣賞這部作品,讓他非常感動。

「大佐是一個活在謊言裡面的人,我其實並不是想重現他的故事,而是想找到那些『像他一樣』的元素。在看電影的過程中,好像就是這樣,你會好奇這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,但是又好像甘願被騙呢。」依然露出神秘而溫和的笑容,吉田大八的電影持續穿梭在謊言與現實之間,帶觀眾進出生命中不可迴避的悲傷與徬徨。

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!

政治与爱情,辛辣活泼的信任游戏专访《市长夫人的秘密》导演连奕琦剧情赏析

上一篇

2017金马影展 │ 直面校园霸凌现场:《1分54秒》导演杨英格兰德访问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

发表评论

插入图片

秘密基地

分类目录

穿梭於「虚」与「实」之间的魔术师:吉田大八

长按储存图像,分享给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