宅男影视

政治与爱情,辛辣活泼的信任游戏专访《市长夫人的秘密》导演连奕琦剧情赏析

7

说到台湾近年来挑战类型电影的重要导演,连奕琦是无法忽视的一号人物。首部剧情长片《命运化妆师》藉由大体化妆的生死悬疑,装载被视为禁忌的校园同志/师生情爱;2013 年《甜蜜杀机》跨界挑战警匪推理喜剧,又带精准巧妙的黑色幽默,2017 年《痴情男子汉》更让电影一分为二,校园青春爱情喜剧,双拼千里寻亲的公路电影,两种口味一次满足。电影成果是成是败,观众各有偏好,但连奕琦奋力碰撞类型元素,带来推陈出新的电影想像,终究让上戏院看国片,多一份难得的惊奇与新鲜感。

2018,他再回到台湾电影市场拍摄政治爱情喜剧《市长夫人的秘密》,集结张少怀、陈乔恩、柯佳嬿、明道、马志翔为主演阵容,有近年扛起票房实力的影坛中坚,也有好久不见的偶像剧巨星。“阴险的政客与美丽的女人,到底哪个可怕?”缺乏担当的小男人主角,碰上复杂难解的政治/爱情风暴,连奕琦这次迈开步伐,挑战政治爱情的类型碰撞,又为他的电影类型拉开新的一页。

 

政治:人与形象

从创作源起开始讨论,《市长夫人的秘密》起点是获得2014年优良剧本奖的剧本:《爱情大师的困境》,涂芳祥作品。连奕琦最早透过奖项接触到《爱情大师的困境》,在阅读剧本之后对故事感到兴趣,就联络编剧涂芳祥,开始讨论如何把计画付诸实现。剧本的筹备方式,最早是由涂芳祥与连奕琦讨论之后开始整理、修改。在开拍前,涂芳祥有其他的案子要进行,于是连奕琦又找来老搭档于尚民协助整理对白,最终才定案出现场拍摄版本的剧本。

连奕琦回忆,他与涂芳祥对于剧本有截然不同的切入角度。对自己来说,剧本中最有趣的是市长夫人与程见两组爱情线交叉碰撞的火花;而对涂芳祥来说,爱情只是讲故事中的工具,真正的重心是对媒体与社会乱象的批判。连奕琦提到,早期的原始剧本与最后拍出来的作品有不小的改动,主要着重在加强爱情成分的比重,并且透过削弱政治批判力道,加强人物之间的情感衝突关係。

举电影后段关键的综艺节目高潮戏来说,剧本改动之后,将每个角色彙整到同一个节目进行对质表述,乍看之下,市长与市长夫人上节目大谈家务事,无疑荒谬又超现实,对连奕琦来说,这个安排却实现了他对故事的期待:如何将角色摆置回“常人”的位置,而不是“政治人物”的形象。

导演提到如综艺节目《全民大闷锅》的效果,政治议题虽然严肃,但放鬆一点看,或许又有新的可能性。电影中仍然有许多时事讽刺,比方说“用爱发电”、“医疗纠纷案”,他希望让观众可以有个机会以比较轻鬆的方式看待这些事。毕竟,最开不起政治玩笑的社会氛围,往往都与独裁、专制有高度连结。

然而,话锋一转,他也担心自己的铺排是否过于“天真幼稚”,还因此找上相对严肃的杨雅喆导演请教意见。政治玩笑的分寸难以拿捏,连奕琦自述,他想表现的是政治人物在建立形象之前,更像是“人”的那一面,在年轻时曾有的抱负、纯真、善良,到后来都逐渐被政治形象覆盖。

所以,在电影中加重这些政治人物对情感面的思考,是连奕琦藉此“还原”这些人物形象的方式,“这个思维,我不知道会不会被解释成逃避主义,但对我来说这是比较有趣、开心的。”他笑着说,民主社会有时滑稽吵闹,但长远看,这不就是社会的活力所在吗?他更用川普举例,儘管外界看来他就像在演闹剧一场,但两韩最后竟因此握手,谁能说这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

爱情:信任与欲望

谈完政治,再回过头来聊聊爱情。“政治跟爱情,都是一场骗术”,剧本里的这句话,大家都印象深刻,但事实真是如此吗?

“政治与爱情”是《市长夫人的秘密》两把关键的钥匙,连奕琦聊起他心中对这两件事的关联性,摆放在“信任感”上头。台湾民众在政治议题上往往有不理性的偏向,意识型态胜过事实判断,背后有难以动摇的执着,似乎又藉此透出爱情关係中盲目的信任。

就像故事主角程见,整部故事几乎都是从他的嘴中被讲述,其中到底有多少是真的,又有多少是假的,反而很少被观众怀疑猜想。对连奕琦来说,程见这个角色在电影中被隐藏起来的模糊地带,就是《市长夫人的秘密》最吸引人的环节。“阴险的政客与美丽的女人,到底哪个可怕?”这个问题对常人来说,十之八九会认为政治可怕,但戳破对爱情的美好想像之后,生活中的爱情又何尝不是处处欺瞒与背叛。这个在爱情中埋藏的不确定性,是电影的另一块引爆点。

政治强调的常是对美好生活的想像,爱情也不外如是。使程见陷入三角关係的爱情风暴,也可视为他自己内心中欲望与守成的挣扎,这是故事最大的推动力。讲到这里,连奕琦半开玩笑地说,张少怀对于建立程见的角色形象有很大的帮助,因为他身上有一种“无性”的氛围,观众不会把他跟一般好色之徒做直接联想,在程见周旋于Miu Miu 与市长夫人之间的时候,让他的心境变化因此更有说服力。

 

类型:谍报与喜剧

电影从最早的剧本《爱情大师的困境》,筹备期更名为《爱情大师的秘密行动》,最后又改为正式片名《市长夫人的秘密》。谈起背后的更名流变,导演提起整部电影曾经一度调高谍报、动作的比重,但最后苦于预算问题,发现《爱情大师的秘密行动》可能会只剩秘密,没有行动。在深思熟虑之后,决定删除动作部分,专心搭好电影中“秘密”的环节,也就是暗房。

暗房,是故事中市长夫人与程见碰面的神秘招待所。早期美术在进行创意发想时,有先参考过很多实际的招待所风格,奢糜豪华在所多有,但最后则抛开对写实的想像,改往好莱坞电影会出现的神秘谍报空间去发想——清冷的吧台、暗红色的游泳池——导演意图藉此去表现更多的神秘感,揉合浪漫与阴谋的氛围。不仅如此,市长夫人在暗房中充满神秘感的蛇蝎美人形象,虽然带点刻板印象,但也是一个以谍报片角色形象出发的设计。

电影中还有一段讨论度特别高的全裸喜剧桥段,让柯佳嬿裸身走过房间,在镜头前方的张少怀,则藉由许多动作与姿势去为她完成遮挡,两名角色照理说应无视“镜头”与“观众”的,一举一动却又都配合着观众的位置来表演,有突破第四面墙的喜剧色彩。导演也提到,这是参考经典谍报喜剧《王牌大贱谍二部曲:时空贱谍007》(Austin Powers: The Spy Who Shagged Me,1999)的设计,让观众能藉由两名角色的裸身对话,更快理解两人身为情侣的相处模式,也同时带有喜剧效果。

从《甜蜜杀机》的推理,到《痴情男子汉》的青春,现在又有《市长夫人的秘密》的谍报,问起连奕琦,他为何有兴趣尝试多变的喜剧元素与电影类型。他回答,其实除了《市长夫人的秘密》定调明确,以前的案子多是在拍摄过程中误打误撞地改变样貌。好比《甜蜜杀机》原先其实是严肃的推理类型,最后为了增加预算,加入喜剧元素去试探市场;《痴情男子汉》则是青春爱情电影,因为舜哥(许效舜)的参与,才让自己有信心加入综艺笑话,大玩表现形式。然而,他也认同,自己喜欢相对轻鬆的的表现方式,这让许多元素最后都往喜剧发展。

 

愿景:创作与发展

《市长夫人的秘密》中,有一段请来《台北物语》的邱志宇进行客串。导演笑说,这是粉丝心态,他相当喜欢《台北物语》,于是就藉着拍片机会找来邱志宇饰演其中一个角色。连奕琦觉得,《台北物语》是台湾电影有趣的一次尝试,现在的商业电影大多有辅导金作预算基础,《台北物语》却在资金极不到位的情况下,用想像力跟创造力去完成许多意念。“以一个拍片人的角度看,我认为《台北物语》绝对有创作意图在其中。”他笑说,“万一只是个误会,我也相信这是美丽的误会。”

不只《台北物语》,《市长夫人的秘密》也从其他导演的作品发想出大量彩蛋。好比魏德圣《赛德克·巴莱》或杨雅喆《血观音》,问到导演如何看待与同辈导演之间的创作连结。连奕琦想了想,“台湾新电影之后,还是有留下一些那时的共同创作气氛。”但他也认为,现在导演与导演之间,确实没有早年电影人共同作战的团队感,平常大家各自工作,至多只是互相给予意见。

“这代导演没有共同敌人,难以组成一个联盟。”细谈两代电影人差异,连奕琦认为新电影时期的台湾电影人目标明确,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要去呈现,把电影的另一种样貌带进台湾电影市场。但是,对当代的台湾电影人来说,更多的却是寻找方向的过程。

谈到“方向”,连奕琦导演又是如何看待台湾导演纷纷往中国大陆发展的状况?2017年,连奕琦在对岸也有两部剧情长片上映,《秘果》与《破·局》,会否感觉中国有过强的吸引力,让台湾创作者更有意愿过去发展?连奕琦认为,一切仍是心态问题。“如果你相信自由的力量,就不需要将‘去对岸拍片’当成洪水猛兽。”他说,对岸的製作条件,还是能提供较多的可能性与工作经验,但他也不会放弃在台湾拍电影的坚持,希望能兼顾两边市场。

他举例来说,最近在对岸拍片,合作对象是曾经拍摄《黑镜》的摄影师,讨论起东西方拍片方式不同,深深感受到英国、美国剧组对于时间规划的运行能力,筹备三週、开拍三週,一切照着计画表按部就班前进,没有出错空间。这样的运行效果,是他自认台湾的电影工作环境缺乏的。在台湾,导演最大,一切行程表按照导演指示决定,这样的工作方法,可能就会因为应变不及,而必须牺牲其他岗位原先能发挥出的最大专业。当然,整体创作氛围到底孰优孰劣,还是选择问题,但这样的交流经验,也影响连奕琦的创作思维。

在什幺地方拍戏?要有什幺样的坚持?连奕琦现阶段的结论,认为各自的选择都有道理。如何才能有良好的发展、怎样才是正确的心态,都是相对遥远的问题。电影产量丰富的连奕琦,仍努力地在有限的创作环境中,为自己的作品找到最大的可能性。

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!

好看BL漫画推荐~喜欢BL漫画的人再进来看文章

上一篇

穿梭於「虚」与「实」之间的魔术师:吉田大八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

发表评论

插入图片

秘密基地

分类目录

政治与爱情,辛辣活泼的信任游戏专访《市长夫人的秘密》导演连奕琦剧情赏析

长按储存图像,分享给朋友